Browse Tag: 生病

为自己的无能而生气

今天和上司因为产品设计上的事情吵嘴了。
听到他两度提起:这样的话那我自己画原型就好了,要你干什么,还方便很多。
真的是一肚子火,气到连听歌也没法平复自己的心情。

然后明天就被Transfer去专门跟项目了。
回来的公交车上,还是心里一肚子火。不过更多的是恼火自己的无能。
嗯,恼火自己的无能。
自己画的原型,界面丑就算了,在功能、布局上还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让别人信服。面对质疑的时候,也不能够很冷静下来,思考如何说服对方(当然,稍微一迟疑就会被吐槽说没思考过之类也让人觉得有点不爽啦……),或者根本就说服不了别人。

也想要做一个很厉害的人。
可以逐个击破对方的质疑,把对方说服得心服口服。
还想做一个情商高的人,至少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不会去争吵。

所以,继续努力吧。

今天其实也有让我开心的事情。
吃了近两年半的药,终于快可以停了。
医生说:你自己怎么想的,还要开药么?
我一愣:额,您怎么说?您觉得要开,就开啊……
医生说:你这检查结果不是都挺好的么?可以停药了。你的药还有多少啊?
我说:大概还可以吃两个礼拜左右。
医生说:吃完之后,就停药吧。不要再来找我了,自己定期做做检查。
我说:可是我很怕停药了会复发。
医生看了我一眼说:你现在的药量,如果要复发,根本就控制不住。
我说:所以,我可以放心停药么?
医生说:是的!

这个大概是我这两年半来一直所期盼的吧?生病之后,一直害怕会恶化,会死,想到没法尽孝道什么的,时不时晚上会很难过。
两年半来,吃药,吃到脸变形,躲着朋友半年没有社交……觉得这一路都好辛苦。
但是,还是很开心。
听到医生说,你可以停药了。
开心得想哭。

最近生活小结

感觉自己的人生啊,跟演戏一样。

先是生了场大病,然后对生命悟出来许多道理,觉得人的健康很重要,不过说起来,如果真的重视,现在这个点我应该躺在床上睡觉,而不是在这里写!博!客!

Anyway,之后找到了工作,拿着应届生里还算不错的薪水,不知上进,挑三拣四,玩个性,终于被开了!

然后又开始各种投简历,一边后悔一边诅咒前家公司,竟然在我提出调岗需求后的22小时里,就把我开了,而且还是年关最难找工作的时候。不过好在,遇到了很好的公司,在新的公司做的也还是不错,虽然办公环境没有上一家好,作为一个对卫生间有着嫉妒高要求的邋遢鬼,我希望新公司明年换地方的时候,可以换一个卫生间好一点的地儿……
新公司,同事都对我挺好,整个公司氛围相对于上一家来说,真实一点。不过可能我才呆了两个礼拜,所以看东西比较肤浅吧。
现在的工作内容就是评测,其实开始的时候不是很上手(当然,现在也没有很上手啦!),有觉得一个机器的包装有什么好拍的之类的想法。不过换位思考了下,每次Google出新品的时候,我也是很期待看到各种开箱和评测的,这么想着,倒是觉得比较有动力一点。
前段时间和Ella见面,思考了很多,想要做一个不可以被替代的人,要不停的学习什么的。过年上来就准备好好报班学德语了。

然后今天(24号)是平安夜。其实我真的是对这种洋节日没有特别感兴趣,会在这提一下的原因是有个认识的人去世了。
去世的人是我之前在宿务旅行的时候,招待我的沙发主。那应该是我第三次沙发客经历,现在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又想起来我们分开的时候,没有合影。想起来拥抱了一下,已经记不起来当时说了什么,大概是说,很开心能认识他吧。有的事情就是冥冥中注定,感觉已经几个月没有联系过他,我突然想起来要去他的Facebook主页看看,结果就看到有许多人那天给他留言希望他好起来。后来问了个可能比较了解情况的人,才知道说他是结核脑膜炎发作,昏迷不醒了。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觉得不可思议。我说,他好像也没有提到说身体不舒服啊,怎么一下子就昏迷了。网上查了下说昏迷的话,是晚期了,即使醒过来,也会有后遗症。想着,就算有后遗症,醒过来就是好事吧?然后今天,平安夜,距离我知道他昏迷了才不过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就去世了。
就跟我最开始的时候说的一样,觉得生命好脆弱,健康好重要。

有点困了,总之,抓住当下,不要叫自己后悔。

大四咯。

开学之后,就大四了。
上个学期想要不挂科的愿望还是没有实现,怪自己太蠢啦,还是挂掉了一门,虽然总分跟过去的成绩比起来好了很多,但是心里还是不爽。
大概就是想证明自己吧。

最近迷上了Quora,特别是上面一个叫Feifei Wang的人。觉得她答题都答的很赞,很多的答案都让我觉得很出气,而且逻辑上也行得通。而且她在Quora上还有一个Blog,是讲中国当下发生的事情。没有每一篇都去看到,但是解释了一些时下流行的词汇或者风趣的事情——比如什么是“绿茶婊”,比如之前很流行的“航母Style”等等。

然后呢,又想起来我隔壁学校的一个外教,他也有blog啦,只是写的东西都是政治政治政治,反正就是各种意淫中国政府多么邪恶巴拉巴拉,然后说没人看……我觉得没人去看是正常的吧,来中国那么多年了还视中国政府为evil empire之类,写写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多好,一定要去碰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政治之类的东西。累么?(笑)

大四才刚刚开始就开始忧伤自己毕业之后要怎么办了,觉得前途迷惘。要么靠关系找工作什么的,但是说真的觉得自己还年轻,也没有太多养家的压力,想继续逍遥几年。不过说出来可能会被笑死啦。

身体快点好起来吧,吃药吃了快半年,希望自己以后都要健健康康的。

刚刚又想到一些事情,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人都是要靠自己啦,我现在觉得什么谈心啊,聊天啊,都是没法解决问题,只能暂时麻痹自己,浪费时间的行为。而且,别人真的在乎你的处境么?

好啦好啦,不要这么消极啦!
所以这个学期就是学习上继续努力啦。
看不顺眼的人就继续看不顺眼吧,努力超过去就好。
然后拜托周日的补考一定要考好点。

这个学期就真的是要把口译证的口语部分考下来。
然后一定要努力学好英语,然后德语也不能放弃!

为什么你那么自信

因为生病的原因,这个学期前前后后请了一个多月的假了。
没事情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想想自己的高中同学,想想别的有的没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混的越来越差,想到当初其实大家的起跑线都是一样的,就觉得心里难受。

又可能是因为生病,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谁可以倾诉,所以心里会更加难过吧。

嗯,应该是愿意倾诉的人,没在听你倾诉,或者没有给你以为的反映,而那些不想理会的人,倒是多管闲事想知道你究竟怎么了。

不过其实就算对方给了你想要的反映,对于你自己来说,也没什么益处,对方的冷漠也是情有可原,又不是生病了,每个人就要对你感同身受一般。

啊,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为什么那么自信的以为别人都是懂得你想要的是什么,或者可以理解到你的意思什么的。
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

恐惧

其实感觉自己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从检查到确诊,到接下来要住院。
因为不够了解究竟这个病会怎么样发展,不懂它到底会不会被治愈,所以一直都很害怕。

第一次被怀疑的时候,跟我爸打完电话一个人躲到医院附近公园的凉亭里哭起来。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哭什么,纯粹是因为害怕吧。
觉得自己还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种病。

一开始,只是想去看点别的病,然后被查出来别的器官出了问题,于是去复查,心想可能是查错了吧,但是结果确实一直阳性,于是想说应该不会严重吧,医生却说你的情况挺严重了,建议你住院观察并且做活检确定病理。

哭也哭过了,后来拿到确诊的通知的时候,倒是心里挺平静的。
可能是已经害怕的没办法去想别的了,也可能是心里其实已经早就料到,所以不会觉得意外?

其实还是很烦,很烦请假的时候要看人脸色,要告诉别人自己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要请假。
很烦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周围关心自己的人问我为什么最近去医院去的那么频繁。

现在每次走进医院的时候都会想说,我的那个Doctor-X究竟在哪里。(笑
因为对这个病根本就是一知半解,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未知的事情,我都感到恐惧。
但是恐惧好像也没有办法让我治愈。

现在要做的,大概就是坦然接受这个结果并且配合治疗吧。
希望,不会影响到我之后出去旅游的计划。(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出去玩,你是认真的么?哈哈哈哈哈

烦躁死了

昨晚就一直头疼,很早就睡了。
还以为是因为没睡够所以才会那样,结果今天天还没亮,就又因为头疼给疼醒了。

早上本来是要去上课的,头疼到起不来,改到说去上下午的课好了。
体育课,请假。
下午的英语课快上课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不疼了,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又开始隐隐约约。
干脆英语课也不去好了。

下次补假条。

辅导员说检讨还没给呢,我说等明天一起合着病例给她吧。
但是今天根本没力气去医院,一直很难受,结果就撑到现在,头是不疼了,也不用去医院了,那明天怎么拿病例去证明我的确是身体不舒服啊?

还有五天不到就要考4级了呢。
其实四级倒是不怕的,是怕后面的计算机考试。一直没看书,也没听课,唉,估计又要挂了,到时候靠寒假补么?但是现在都不想去看,寒假怎么可能么。

唉。

还有一些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搞得自己很烦躁。

不过,想说,总算是买了回家的机票。
心里还是要诅咒一下考务办公室的贱人,害老子机票价格贵了三分之一!

头又有点疼的感觉,现在出去吃饭,然后跑去图书馆写点作业么好了。

这个学期不要挂科啊。
嗯嗯。